关注上海本地生活

上海精神

雪漠致敬武魂 长篇力作《凉州词》出版

2020-01-10 10:25 作者: 来源: 本站 浏览: 108 次 字号:

摘要: 2020新年伊始,五十七岁的雪漠给暌违五年的文坛带来了他的第八部长篇小说《凉州词》。这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“致敬武魂”之作,以四十四万余字的篇幅,徐徐展现了清末民初西部民间武人的日常生活和江湖传奇。小说由一代宗师畅高林的临终回忆拉开序幕,随着主人公董利...

2020新年伊始,五十七岁的雪漠给暌违五年的文坛带来了他的第八部长篇小说《凉州词》。这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致敬武魂之作,以四十四万余字的篇幅,徐徐展现了清末民初西部民间武人的日常生活和江湖传奇。小说由一代宗师畅高林的临终回忆拉开序幕,随着主人公董利文的神秘出场,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武林之斗、马匪之斗、情仇之斗,如电影画面般展现。同时展现的还有:清末凉州武人习武、谋生的日常,哥老会不为人知的秘密,西北马帮的大漠历险,凉州史上有名的一次武人义举,以及凉州武人如何面对义举英雄齐飞卿、陆富基被清家斩首时无人营救这个“凉州疼痛”……


雪漠:我想写出他们的生活和疼痛

1月9日下午,雪漠携新作《凉州词》做客北京图书订货会全民阅读“红沙发”系列访谈从《凉州词》看文学如何提振民族精神,参加访谈的嘉宾有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、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书记张贤明、《凉州词》责任编辑陈彦瑾。


谈及创作初心,雪漠说,《凉州词》是他向中华武魂致敬的一部小说,武魂不仅强健人的身心,更强健民族精神。雪漠自幼跟随外公习武,曾拜凉州著名拳师贺万义为师,数十年间遍访名师、苦修武术。《凉州词》不仅是他隐秘悠长的武侠梦的释放,更是他半生习武生涯的厚积薄发。在这部小说,雪漠力图把凉州拳师的生存状态定格下来,进而写出中华武术之魂。

雪漠说:历史上有很多关于武术家的故事,但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,写活的并不多。于是,我们知道很多故事,但我们不知道他们如何活着。《凉州词》想写的,就是他们如何活着,以及他们的疼痛——也是我的疼痛。我疼痛于他们的命运悲剧,更疼痛于武魂的呼唤与呐喊。随着一代代武术家的去世,武术日渐成为遥远的绝响,但武魂不应该消亡,它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。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,中华武术功不可没。中国人自古有崇文尚武、文武兼修的传统,像孔子,他会射箭、会驾车,是大力士,孟子威武不能屈,养浩然之气,他们的身上就有武魂;像李白、辛弃疾、陆游,既是大诗人又是武林高手。毛泽东说‘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’,‘野蛮’二字,是靠武术和尚武精神来塑造的。中华民族很需要这种精神,这也是我写《凉州词》的重要理由。我希望通过这部小说,能够定格一个群体的存在,能够让今天的人们听到中华武魂的呼唤和呐喊。


陈晓明:《凉州词》具有托尔斯泰长河小说的神韵

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十多年来跟踪雪漠创作,他认为雪漠“善变”,而雪漠的“变”总是铆足劲的变,每一次都让他惊异不已。《凉州词》写的是一段疼痛的历史,是一群不为人所知、看似寻常而又神秘的群体,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江湖大戏。这里面环绕缕缕经年的武魂,读来令人扼腕而叹!陈晓明说,雪漠写武林,乍一听令人惊讶,但《凉州词》不是一般意义的武侠小说,而是定格西部民间武人真实生活的长篇佳作,它不是靠想象编造出来的,而是来源于深厚的生活积累,是作为武林中人的雪漠对武林世界的现实主义书写。这部小说回归本性、回归本心、回归本色,雪漠用最平实的手法,写出了一种民间生活,把日常生活写得震撼人心。《凉州词》也高水准地保持了雪漠小说擅于刻画人物、挖掘人性等叙事长项,把西部民间武人的生活写得那么饱满、丰沛,写出了一种灵动,写出了一种力量,尤其写出了一种神性,而且,民间性和传奇性结合得非常好。在文学气象上,这部小说是百年构架,具有托尔斯泰长河小说的神韵,他期待雪漠继续书写《凉州词》中武人命运的后续故事。

张贤明:致敬武魂,提振民族精神,这是文学担当 

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书记张贤明对《凉州词》的出版意义做了高度概括:

雪漠在长篇小说领域耕耘了二十多年,创作了多部佳作,三次入围茅盾文学奖,其中就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野狐岭》。这部《凉州词》,是雪漠深挖生活的井水,为读者酿制的又一佳酿。长篇小说,故事好编,日常生活不好写。但在《凉州词》,雪漠把清末民初西部民间武人的生活状态写活了。这部小说不仅好看,而且有史料价值。以后,要了解西部武林,就可以看《凉州词》。而且,雪漠的思考是大气的,深刻的,他从一段武林的疼痛历史出发,追问中华武魂。他认为武魂不仅强健体魄,还强健民族精神。读这部小说时,我们可以从这些生动的武林人物身上,感受源远流长的中华武魂,感受普通中国人身上的刚健进取精神和浩然正气,精神为之一振。

习总书记在读者出版集团考察调研时指出,要提倡多读书,建设书香社会,不断提升人民思想境界、增强人民精神力量,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就能更加厚重深邃,这为文学创作和出版指明了方向。当代文学应该在提振和强健民族精神方面有所担当。雪漠写出呼唤武魂的《凉州词》是一个作家的担当,出版和推广《凉州词》这样的优秀原创文学精品,是出版者的担当。

陈彦瑾:《凉州词》不但致敬武魂,也致敬民族精神

谈及《凉州词》的阅读价值,责任编辑陈彦瑾说,在泛娱乐化的环境下,在丧文化流行、颜值崇拜、审美日益趋向柔弱纤美的今天,读《凉州词》这样的小说,会感受到一种久违的雄浑苍劲之风的审美冲击。这有点像读惯了婉约词的人忽然读到盛唐边塞诗。我们允许多元审美,但一个时期流行的审美,定然折射这一时期民族的精神状态。文学也一样。文学记录民族的心路历程,塑造民族的精神品性。盛唐边塞诗折射的民族精神,如忧患意识、报国情怀、匹夫有责的担当精神、昂扬自信、刚健有为等,是盛唐气象的重要品格。用今天的话题说,盛唐边塞诗是有武魂的,而且是雄浑强劲的武魂。

陈彦瑾说,《凉州词》是盛唐流行的边塞诗曲牌名,雪漠这部小说的书名来自盛唐,这意味着,他不但致敬武魂,也在致敬一种昂扬自信、刚健有为的民族精神。张岱年先生说,中国的民族精神凝结于两句名言: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雪漠《凉州词》通过对中国民间武人的命运书写和对中华武魂的呼唤,让我们看到我们每个人身上其实都有的自强不息、厚德载物的精神,这也是雪漠说的“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武魂”的真义所在。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,我们需要《凉州词》这样一部致敬中华武魂、致敬民族精神的长篇小说,来提振我们的民族精神。


葛浩文:这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好小说

曾翻译雪漠《大漠祭》的美国著名汉学家、翻译家葛浩文从美国发来短评说:《凉州词》是一本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小说,既有雪漠一贯淳朴的写作风格,也再次体现他擅长的人物描述。这部小说打动我的,是那一方厚重土地上的一群中国人,他们是武林高手,也是凉州城里的寻常百姓,他们的平凡和传奇里,都有着厚重的民族魂。雪漠真是个会说故事的人。这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好小说,千万别错过了!

作家简介:

雪漠,国家一级作家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文化学者。自幼习武,师从其外公畅高林和凉州著名拳师贺万义。代表作有长篇小说《野狐岭》《大漠祭》《猎原》《白虎关》《西夏咒》,长篇散文《一个人的西部》等。曾获冯牧文学奖”“上海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等重要奖项,三次入围茅盾文学奖

图书简介:

《凉州词》是雪漠致敬武魂的重磅长篇小说力作,贾樟柯、葛浩文、陈晓明、郭峰倾力推荐。历史上,凉州民风彪悍,习武成风,堪称西部武林的铁门槛。小说序幕由一代宗师畅高林的临终回忆拉开,徐徐展现清末民初凉州民间武人的日常生活和江湖传奇,更有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武林之斗、马匪之斗、情仇之斗……书中武林高手都有历史原型,他们练就的诸般武林绝活,至今流传于西部民间。

(《凉州词》,雪漠著,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1月出版,定价55元)